当前位置:

大学生离世后捐赠角膜 两患者重见光明(图)

来源:新浪新闻 作者:张培坚 编辑:新浪新闻 2019-06-07 05:13:06
时刻新闻
—分享—

上周日,本报报道了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大二学生周鑫鑫在脑死亡后,父母做出捐献器官的决定。母亲含着泪说,女儿一直喜欢帮助别人,若在天有灵,肯定也支持这个决定,希望用这种方式让女儿最后帮助别人一次。

当天,鑫鑫的两个眼角膜被送到温州医学院附属眼视光医院杭州院区。昨天晚上,来自嘉兴的孙女士和丽水的郑大伯,由陈蔚医生主刀,分别移植了周鑫鑫的两只眼角膜。

30岁的孙女士说:“鑫鑫的事情我听说了,我会代替她好好看这美好的世界,等我眼睛拆线了,一定会到宁海去看她父母。”

受捐者孙女士签下角膜捐献志愿书

昨天下午,记者见到了孙女士,如果不是事先了解情况,根本看不出孙女士眼睛的异常。

孙女士的左眼在三四岁时患病毒性角膜炎导致失明,此后十多年一直到处求医,所有医院的结论都是角膜移植。但是十多年前,很少有人做眼角膜移植,捐眼角膜的人更少。

孙女士就一直在等待,每天看新闻时看到器官捐献的就特别关注,从国内第一例器官捐献,到嘉兴第一例器官捐献,她都如数家珍,在关注的过程中,也兴起了捐献念头。

“我就在想,我的左眼是不好了,右眼还是好的,等我走了,就捐献出来,免得别人像我一样为角膜发愁。”孙女士说,本周一,她看到嘉兴当地有人捐献眼角膜的事情,辗转联系到温医附属眼视光医院,最终医院决定将周鑫鑫的眼角膜移植给她,让她非常开心。

昨天早上,孙女士签下身后捐献眼角膜的志愿书,她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,来表达对周鑫鑫的感谢。孙女士的妈妈也在考虑捐献眼角膜。

不过,让孙女士遗憾的是,因为多年眼病的缘故,医生表示她的右眼眼角膜已无捐献价值。听到这个消息后,孙女士有些失望。

“不能捐献眼角膜也没关系,我也打算在身后捐献有用的器官。昨天,当医生告诉我有眼角膜后,我和丈夫都非常高兴,丈夫说一定要去感谢一下这个大学生。”孙女士说,自己原本计划过两天去参加周鑫鑫的追悼会,但是这个想法被医生否定了。

医生表示,如果双方见面,孙女士的情绪肯定比较激动,会影响到手术效果,所以建议孙女士等6个月拆线后,再去看对方。

郑大伯曾一度和眼角膜失之交臂

今年60岁的丽水人郑大伯左眼失明七八年了,也是因为病毒性角膜炎导致。一直在等待机会移植角膜的郑大伯,曾接到医院电话,说可能会有人捐献眼角膜,让其做好手术准备。但是第二天,医院又来电说,家属临时反悔,让郑大伯白高兴了一场。

“家属支持真的很重要,尤其是农村,对于这些很看重的,所以我能理解家属反悔的心情。像我决定捐献,家里人还是比较支持的,因为没有周鑫鑫的捐献,我就无法重见光明。家人都觉得,我在身后捐献也是一种爱心的延续。”孙女士说。

昨天,郑大伯和老伴两人一起到医院里,听说了周鑫鑫的事情后很是感动:“培养一个大学生很辛苦,还能在身后做出这么伟大的举动,周鑫鑫的父母真的很不容易。”

昨天晚上7点多,角膜移植手术正式开始。周鑫鑫的义举,让孙女士和郑大伯都重见光明。在采访结束时,孙女士还委托本报记者向周鑫鑫的家人转达谢意。

“他们的感谢我心领了,虽然捐献的时候,我们潜意识里还是希望鑫鑫的眼角膜能移植到同龄人身上,但能让任何人重见光明都是好事,我祝他们手术成功。”昨天晚上,周鑫鑫的姐姐周婷婷听说手术即将进行后,也送出了祝福。婷婷已经重新回到学校开始学习,父母还留在杭州处理一些事情。婷婷说,至于以后双方是否见面,还是等鑫鑫的事情全部处理好后再考虑吧。(通讯员 叶秋玲 记者 黄淼君)

www.bjshachong.com.cn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首页返回教师频道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