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财政悬崖”危机期限迫临 美国该如何“回头是岸”

来源:腾讯新闻责任编辑:黄政平
2019-06-07 09:23:40

12月31日——美国两党解决“财政悬崖”危机的最后期限。12月20日,奥巴马表示“希望在圣诞节前达成财政悬崖协议”,然而,国会中的很多“故作姿态”的行为及有可能使他的希望破灭。若国会仍未达成妥协,美政府将自动启动“自动减赤机制”。若真如此,由此带来的6000亿美元的下行风险,对美国经济可谓雪上加霜。

目前,在债务危机的威胁下,美国已采取的措施就是债务货币化。

12月12日,美政府启动了第四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(QE4),按照伯南克的话说,是为了支持经济复苏和劳工市场。然而,美联储的目的并非止于此,其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目标,即债务货币化。

QE4本是为了降低利率,促进投资。但是,量化宽松并没有阻止美国投资的下降。在现代世界中,各国整体经济已经演变为全球经济。美国无法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工具让发行的货币停留于本国经济。尽管美联储大量注资,但美国的经济结构特征表明,并不存在任何确保这些资金能够投资到生产性部门的机制。

从全球角度来看,虽然债务货币化不会对美国经济产生立竿见影的作用,但对全球经济负面作用极大。

美联储用天量国债购买计划来支撑全球流动性战略,但美联储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中央银行。由于美元是全球储备货币,其跨境的货币循环,全球货币创造的乘数要视各国的汇率制度而定,特别是盯住美元汇率制度的新兴经济体最为显著。由此看来,美国正在走上为解决一场危机而去制造另一场危机的不归之路。

美国实施债务货币化,中国人民币一再“被升值”,货币政策“被宽松”,一度处于被动状态,势必对中国经济不利。因此,中国应采取一定的积极措施。

首先,适当减持美国国债,加强本国黄金储备;其次,加大对外投资,用美债在美国进行投资。在美国投资不仅可以减轻国内流动性带来的压力,而且可以让美元国债回归美国,使其减小资产缩水的风险。

由于QE4政策效果仍不佳,笔者认为,美国必将采取其他政策,但这些做法将产生一些负面影响。

第一,实施自动削减赤字机制及减税政策。增税与减支将增加5320亿美元税收,同时减少1360亿美元政府开支。但减支在一定程度上会降低其国内生产总值,提高失业率。

第二,提高债务上限。自1960年以来,美国国会已经78次提高债务上限,自奥巴马就任总统以来,国会已经3次提高债务上限,提高总额为2.979万亿美元。国债上限的根本目的在于对政府的融资额度作出限制,避免出现债务膨胀后“资不抵债”的恶果。然而,美政府债务上限“朝令夕改”,其意义何在?

第三,债务重组,即改变支付时间,拉长期限。但整个借贷市场就是信用市场,一旦信用度生疑,利率马上提高,借贷成本随即上升。利率提高一个基点,十年就会造成十万亿的额外成本。若是真走到这一步,确实是一步险棋。

第四,利用通货膨胀。一旦美国走上通货膨胀的道路,短期内对美国政府的财务还是有一定好处的。美国主要考虑其边际效益和边际成本的相对大小。边际效益短期内可以减少财政赤字,边际成本则会增加未来借贷成本。如果美国权衡取舍后认为这样做有利可图,或是别无他法,肯定会有所行动。但从长远来看,收入和支出等很多方面都与通货膨胀联系紧密。通货膨胀后,收入增加的同时,支出也会增加,特别是美国养老金支出。经济学家计算得出的结果是,通货膨胀增加一个基点,对财政赤字的净影响就是增加8000亿成本。杜嘉楠

www.becone.net

(朔州新闻网:2019-06-07 09:23:40)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